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文学芳草地 心情伊甸园

 
 
 

日志

 
 

【原创】【随笔】我和意西泽仁的博客(博客里的故事)  

2010-09-08 21:14:4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随笔】我和意西泽仁的博客(博客里的故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随笔】我和意西泽仁的博客(博客里的故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我和意西泽仁的博客

                                                                 —— 博客里的故事

           熊梅生 /

 

我曾经在散文诗《美丽的邂逅》中写道:“人生如旅,在川流不息的茫茫人海里,总有这样那样的偶遇。有的匆匆一瞥之后,也许不留一丝痕迹。然而,有的邂逅却在记忆中,凝固成永恒的‘美丽’。”我和意西泽仁先生在博客里从相逢、相识到相知,就是由邂逅到知交的演绎。

20073月我在《博客网》建博后,一次偶然的点击,登访了“雪融斋”的博客。 博客主人“意西泽仁”的名字,让我感到新奇。粗略浏览后知道他是一位藏族朋友,日志的栏目大多冠有“作家”一词。开始我并未介意,总以为如今在网上以作家自居的人不在少数。而等到静下心来读了几篇散文随笔之后,不觉眼睛为之一亮,心头为之一震,分明是不凡之作。一篇篇来自草原深处的小说、散文,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写出了生活中的至真,浸透着人世间最能打动人心的情感,渗透着人生的感悟和理念。我被吸引了并感动着,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经过一番研究,我深感荣幸遇到了真正的作家:国家一级作家、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文学》主编。让我敬佩不已的还有“雪融斋”里的一流书法、堪称经典的摄影作品,从此我成了“雪融斋“的常客。

原以为大凡很有成就的作家,总会有居高临下的“架子”,谁知道意西泽仁先生偏偏没有这种“架子”。 他在自己的博客中没有丝毫的张扬,在与朋友们的交流中是那么真诚朴实、憨厚谦虚。我想,这就是真正作家的人格魅力。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不久他在博客里给我赠送了一幅《一片冰心在玉壶》的书法作品。这幅书法挥洒于外,遒劲于内,神韵飘逸,令人赞叹,也寄寓着意西先生对我的勉励。之后,意西先生又以我的一首题为《落日》的诗为内容(天际流霞赤艳熔/关山绿树抹残红/日沉西岭无收意/散尽余晖气亦雄)创作了一幅书法作品,特地寄赠给我,让我好生感动。

 

             

                     【原创】【随笔】我和意西泽仁的博客(博客里的故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随笔】我和意西泽仁的博客(博客里的故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我情不自禁地写下一篇博文《来自草原深处的朋友,扎西德勒!》,真诚地希望朋友们,尤其是热爱文学的青年朋友去读一读意西泽仁的博客,那融自雪山之水,一定能滋润大家的心田。

《博客网》瘫痪之后,我和意西先生形影相随,一起搬家到了网易,我们的友谊在这里得以延续发展。

很有意思的是,与意西先生的博客交往,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自己的生活。退休之前并不热衷摄影,完全是门外汉,虽然有许多出差的机会,走过不少地方,但只是“到此一游”的留影,从没想过在摄影艺术里享受生活。是意西先生一幅幅充满艺术魅力的摄影作品让我跃跃欲试,最初是出门散步由只带手机变为手机加小相机,后来渐渐感到家庭小数码很不过瘾,于是鸟枪换炮,背上了佳能40D单反机。有时候反躬自问:一大把年纪背着沉重的摄影包怎么不觉得累?结果是自我解嘲:乐在其中!在意西先生带领、其他几位博友影响下,我的摄影习作居然有了长进。

意西先生让我改变最大的是重新点燃了心中已经冷却的文学创作之火,唤醒了早已沉睡不醒的文学之梦。 年轻时热爱文学,上个世纪60年代初发表处女作后,更是充满文学创作的激情与幻想。“十年文革”不但击碎了我的文学之梦,而且因文学创作而“惹火烧身”。文革之后我曾下决心搁笔,但由于身不由己的原因,奉命写作,一段时间里陆续发表、出版了一些不像样的东西。后来长期的机关工作让我渐渐疏远了文学创作,徒有“南京市作家协会会员”的虚名。 退休之后一身轻松,原本只是在博客上侍弄一块自得其乐的文学芳草地,没想到意西先生热情关注、倾心指导,《四川文学》的编辑们积极扶持,2008年发表了我的散文《父亲的宽容》《北欧散记》、诗歌《最后一课》。 意西先生和《四川文学》重新唤起了我对文学的钟情,我想,一切感谢之词都是多余的,唯有在夕阳的余晖里,骑着暮归的老年,吹响一支小小的、文学的牧笛!

 意西先生关切鼓励的眼光变成了我摆脱倦慵懒散的力量,一下子勤奋起来。继而在《四川文学》陆续发表了散文随笔《历史的回音》《人生与假如》《碧叶丛中独自香》以及若干幅摄影作品。在《扬子晚报》《金陵晚报》《南京晨报》分别发表了散文《那一束木香花》《邓府巷里说“红楼”》《湖畔听笛》《总统府边擦鞋的老头》,随笔《今夜让单调走开》《机关里的“茶”》,诗歌《送你一枝忘忧草》《岁月的承诺》等若干首。真的要由衷感谢意西先生让我这棵老树结出许多小小的果实,在人生奔7的途中感到精神充实,甚至产生了汇编成集的冲动。

我在散文诗《美丽的邂逅》的结尾写道:“美丽的邂逅,一点瞬间燃烧的星火,却在心中亮起一盏不灭的航灯。美丽的邂逅,抑或是一缕春风掠面,却似醇香的美酒让人陶醉一生。”这是我与意西泽仁先生在博客中交往故事的写照。正如一代文学巨匠巴所金说:“友情在我过去的生活里就像一盏明灯,照彻了我的灵魂,使我的生存有了一点点光彩”。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10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