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文学芳草地 心情伊甸园

 
 
 

日志

 
 

【原创】【散文】冬天里的烤山芋  

2012-12-27 10:40: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冬天里的烤山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散文】冬天里的烤山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严冬的寒风里,都市的街边、巷口时而飘散着烤山芋的味道,香香的、甜甜的、暖暖的,令人垂涎。和五谷杂粮成为包装精致的礼品一样,如今山芋、南瓜、玉米、菱角等等,也成为高档饭店里的一道佳肴,所谓“农家四宝”。 与餐桌上的山芋相比,我还是喜欢马路边的烤山芋,尤其是在冬季。一团刚出炉的烤山芋拿在手里滚烫滚烫,颠来簸去以后慢慢撕掉烤得焦黄的皮,一股热气香得扑鼻。轻轻咬一口,丝丝甜蜜钻进食道胃里,沁入心脾,周身的寒气也被驱散殆尽。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大快朵颐,吃相或许有点不雅,但心里却乐滋滋的,喜欢这样的感觉,岁月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从前。

那是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期的事了,记得我大约上初中一年级。那年的冬天奇冷,屋檐下垂挂的冰凌有一两尺长。一个星期六的早晨我顶着刺骨的北风去上学,呼出的热气瞬间在围巾上结成了冰霜。路过一个巷口时看到背风处围聚着几个人,正有滋有味地吃烤山芋,热气腾腾,香味诱人。我情不自禁地走过去,原本想避会儿风,暖和暖和再走,谁知道这一站竟陷入了不可自拔的诱惑。

好香好软好热的烤山芋啊!卖烤山芋的是一位老大爷,戴着一顶油迹斑斑有耳捂子的破棉帽,胡子拉喳,听口音是北方人。他瞧我垂涎的样子,说:“来一个吧!红心的!”我摸摸口袋,有3分钱,于是说买一个小的。“好唻!”老大爷揭开炉盖从炉膛里掏出一个最小的,但看上去还蛮大的,用秤一称,“五分钱!”我顿时泄了气,无奈地说只有3分钱,能不能切一段?老大爷仰起头扑哧一笑,嘴里喷出一团雾气,“卖那么多年烤山芋,还没有遇到过切了买的。拿去吃吧,收你3分,还有两分算我请客!”说着捏起滚烫的山芋便放在我的手中。这反而让我忸怩起来,向老大爷保证说下次来还2分钱。老大爷挥挥手:“趁热吃吧,吃完去上学!”心存感激,我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滚烫的山芋和老大爷的慈爱让我浑身暖融融的。

到了学校我心里还在想,星期一去还钱。谁知道星期一清晨我到老地方,只见到一只冰冷的烤山芋炉子,老大爷没来。此后几天,竟连那只铁桶做的炉子也不见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遇到那位老大爷。但每每吃到烤山芋,眼前总浮现出那顶垂挂着耳捂子的破棉帽,那张沧桑却洋溢着慈善的脸;耳边回荡起老大爷爽朗的笑声。

生活在都市里往往把山芋看着稀罕之物,难得吃一回烤山芋犹如打牙祭一般,然而一旦山芋作为主粮,却又是另一番滋味。60年代初我被分配到苏北泰兴宣堡中学任教,那里是高田地区,主要农作物是三麦(小麦、大麦、元麦)、玉米、山芋、花生。秋收季节收获的山芋可谓铺天盖地,很多人家在入冬之前将一部分山芋切成片晾晒在房前、屋后以及屋顶上,晒成的山芋干便是来年春季青黄不接时的主要食粮。

山芋虽多,宣堡镇上却没有卖烤山芋的。冬天小镇有一家烧饼店专门做羊脂油烧饼,现烤现吃,食客不少。一次我问店主:“为什么不顺便烤点山芋卖卖?”店主人与我很熟悉,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熊先生,你是江南城里人,山芋当点心,‘我教’(泰兴话“我们”)农村人山芋当饭吃,看到山芋都哇酸水,哪个会买烤山芋啊?”细细一想,店主人说的是大实话。那个年代穷,苏北农村更穷。早上山芋粯子粥,晚上粯子粥山芋,日子过得清汤寡水,穷得叮当响,山芋让人倒了胃口,但不吃也得吃,否则饿得慌。当时农村有句顺口溜:“一斤山芋二斤屎,回头看看还不止。”足见人们对山芋厌恶。如果街上有人卖烤山芋,那无疑是和《韩非子》里的鲁人徙越差不多。

学校的老师们日子相对好过一些,每个月有20几斤商品粮,但冬季也得搭配一些山芋。学校伙房除了粯子山芋粥外,有时也大锅煮山芋。每当这个时候,炊事员总会把贴在锅底被烤得半焦的几团山芋留给我和夫人,他们知道这两位江南来的老师喜欢吃,那个味道与烤山芋差不多。

在山芋堆里打滚的穷日子,让我渐渐对冬天里的烤山芋淡漠疏远了。直到70年代初遇到的一件事,才又触动我曾经和烤山芋缠绵不休的神经。那时“文革”的浊浪仍在翻滚,但我已从“牛棚”里解放出来,被召到县里创作《特级英雄杨根思》一书。写作之余,有关部门插进一项任务,帮助审查一篇大有问题的小说稿,看看是不是“大毒草”。小说写了一个被学校无辜清退的大学生离校时内心的辩白,深情的眷念,以及被退学回乡时一路的艰辛。送这份材料来的是某公社革委会。小说稿其中一段被人用红笔标出,旁边有一个大大的问号,其意自明:这里有严重问题。

细细一读,我大感惊讶,这一处细节描写竟然与烤山芋有关。小说主人公遭不白之冤放寒假前被大学清退,返乡路上辗转车船,饥寒交迫,好不容易到达高港码头,离家还有二、三十里路,下船时饥肠辘辘,此时口袋里只剩下一毛四分钱。码头外有卖烤山芋的,于是他想吃一团烤山芋再上路。谁知最小的也得一毛五分钱,卖山芋的中年人满脸冷酷,差半分钱也不卖!小说的主人公愤而离开,望着纷纷扬扬的雪花,仰天长叹:“苍天无情啊!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说实话,我被感动了,也自然想到20年前的往事,想到那位让我难忘的老大爷。是世风日下,还是人心不古,我只能暗自叹息,不敢明说。问题是“苍天无情啊!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被人用红笔重重地加了杠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就这一句话,能把人打入十八层地狱。何况小说主人公原型就是作者自己。我思忖良久,不经意地向县文化馆薛馆长讲了20年前自己吃烤山芋的故事,他哈哈一笑,心领神会。薛馆长给了一句话结论:小说的主人公没遇到一个好人,发发牢骚而已。几位一同看稿的同志意见一致,扣不上“大毒草”的帽子。小说稿被送了回去,要批判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几十年过去了,冬天马路边的烤山芋不只是给人美味与温暖,还让人回忆起失去的时光和人生的故事。

 

                                                                           2012.12.25-26


【原创】【散文】冬天里的烤山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博友雅作

【原创】【散文】冬天里的烤山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城市地摊香馥漫,地瓜焦黄诱人馋。

一段回忆昭人品,几句故事解诘难。


【原创】【散文】冬天里的烤山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两分钱与一分钱,山芋路逢两面天。

马头人去无要紧,寻回老汉感安全!


【原创】【散文】冬天里的烤山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往来风物叹长久,事已沧桑史里休。

留得人间情一瓣,痕不岁逝记春秋.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1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