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文学芳草地 心情伊甸园

 
 
 

日志

 
 

【原创】【随笔】读意西泽仁先生《不忘与文学的初恋》  

2012-07-11 16:54:2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随笔】读意西泽仁先生《不忘与文学的初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读意西泽仁先生《不忘与文学的初恋》

 

昨天作家意西泽仁先生在网易博客发表了《不忘与文学的初恋》一文,我再三品读,心灵为之触动。一位蜚声中外早已成名的作家追溯对文学的初恋,不只是时光与足迹的记录,更蕴含着醇厚的情愫、创作的体验和深沉的思索。“当时我在创作中就已深感到我所喜欢的文学,其实很像草原上背上压着鞍子的牦牛和马,作家更像是赶着牛群或马帮的驮脚汉。这一路走来,会是非常艰辛和劳累的。”先生的肺腑之言既是“初恋”时的感受,也是几十年来作家之路的深情回眸与概括。

意西泽仁先生成名于小说,作为建国后我国藏族第一位出版小说集的作家,至今已有多部中短篇小说集和长篇小说问世。长篇小说《珠玛》,中短篇小说集《大雁落脚的地方》、《松耳石项链》、《极地》、《白云行动》、《意西泽仁小说精选》、《意西泽仁儿童小说选》等等,无不脍炙人口,蜚声文坛。他的成名之作短篇小说《依姆琼琼》,曾被日本作家译为日文出版,后又被译为英文。从处女作的发表到今天,已过去40个年头。这位“像是赶着牛群或马帮的驮脚汉”风雨兼程,跋山涉水,不顾劳累,历尽艰辛,为广大读者送来许许多多高尚的精神食粮。先生的文学之梦早已梦想成真,曾经的初恋已是爱情硕果累累,各种荣誉和奖项也纷至沓来。如今是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作家协会民族文学工作委员会主任、《四川文学》杂志主编。

然而在荣誉的光环下,意西泽仁先生恋上文学的初衷丝毫没有改变,依然仿佛是一位行走在康巴草原、茶马古道、蜀道关隘的“驮脚汉”。五、六年前我在博客与先生结识,先生不但以高品位的“雪融斋”博客为博友们奉献文化大餐,更以春蚕吐丝、为人作嫁的精神发现、培养、扶持文学新人。身为《四川文学》主编,他把对文学的钟爱倾注在对文学新苗的浇灌上。先生曾在百忙中为我的散文集《那一束木香花》作序,据我所知,多年来他为文学新人、博友撰写的序文有数十篇之多,先生应该是为人写序最多的作家了。在先生的人生轨迹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真正作家闪光的精神境界、自觉的社会责任感、孜孜不倦地执着追求、毫无功利之心的奉献精神。

品读《不忘与文学的初恋》,我深思良久。先生的这篇随笔仿佛是一出精彩歌剧的序幕,果然如此,先生告诉我他正着手写一本文学回忆录,《不忘与文学的初恋》仅是其中的一篇。尽管“初恋”只是序幕,或是一部交响曲的前奏,但我已隐约感受到先生对当今文学的思索。

在社会大转型的当今,文学的现状如何?我无力去概述,直观的感觉是乱象丛生,迷雾重重。金钱主宰一切,说白了,能多卖钱的就是好东西。于是暴力色情泛滥,低俗媚俗成灾,胡编乱造得意,穿越戏说盛行。高尚的纯文学反倒市场萎靡,被边缘化而几乎无立足之地。背负文学社会重任的“驮脚汉”,不再被人尊重;把文学当作开保时捷玩漂移而忽悠大众的人,却成为时代的宠儿。尽管这只是社会现象的一部分,但不能不令人沉思。一位学者不无担忧地说:“当道德的堤防溃退之时,作家和诗人从精神产品的制造商,沦为名利的猎手、市场的筹码、骗子的人质、潮流的俘虏、广告的奴隶、世俗的包装、暴力的同谋等等。那么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之后,除了精神生态的满目疮痍,心灵世界的荒凉苍白,我们留给子孙们的还有什么?”说得何等深刻到位!

人们需要什么样的文学?什么样的文学才能长传后世?这不只是作家和诗人们应思考的问题,也是整个社会应确定的价值取向。意西泽仁先生对文学初恋的追忆,很值得大家品味。这让我记起先生在《意西泽仁小说精选》集自序里的一段话:“我想,如果今天的文学也成为是自己民族命运和情感的记录,是自己民族生命中的一部分的话,这样文学就会长久了。”先生对文学创作的感知与实践,无疑是澄清当今文学乱象迷雾的一阵清风!

 

                                                                                                    2012.7.11

 
【文学驮脚汉】 不忘与文学的初恋 - 雪融斋 - 意西泽仁的博客 【文学驮脚汉】 不忘与文学的初恋 - 雪融斋 - 意西泽仁的博客
 
【文学驮脚汉】 不忘与文学的初恋 - 雪融斋 - 意西泽仁的博客
 
 

如果要问我正经八百发表第一篇作品的时间,应该是1978年第一期《四川文艺》(后更名为《四川文学》)上的短篇小说《桑尔金》。

如果要问我的处女作发表的时间,那应该是“文革”期间的1972年4月2日,当时的《四川日报》上发表了我的短篇小说《草原的早晨》,作品的署名是“中共色达县委创作组”。

如果要问我什么时候有的文学梦,那就还要早几年,1969年6月我从康定来到大渡河畔的泸定农村插队当知青,那年我17岁。我一边劳动,一边看书,知青手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当时书店里买不到的书。一天,一本《藏族文学简史》上关于现当代藏族作家寥寥无几的记载,不仅让我感到了震撼,也让我有了想当作家的梦想。

如果再问我什么时候起喜欢上了文学,这就要从儿时说起了。我的家乡就在康定跑马山下,康定是一个古老的山城,那个时候我们几兄妹每天晚上做完作业后,最盼望的就是等阿妈讲故事了。阿妈下班回来,只要有空就会给我们讲藏族民间故事。阿妈高兴的时候,还会唱藏族民歌给我们听。是阿妈的故事和民歌,使我从小就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还依稀记得,那时甚至还有内地的叔叔阿姨来找阿妈搜集藏族民间文学。

我记得从喜欢文学到做文学梦,再到《草原的早晨》的发表,这十多年一直是个政治运动频繁的年代,也是一个动乱的年代。在学校停课的那几年,我读到了许多“文 革”中的“禁 书”,知道了意大利文艺复兴,知道了五四运动以来几乎所有著名作家的名字。“四人邦”越是搞文化专制主义,我对文学就越是好奇。我那时就觉得一个国家就只有几个样板戏是不够的,一个国家就只有一部长篇小说《艳阳天》也是不够的。

1971年6月,我告别了知青生活,来到了海拔4000米的色达草原,这里位于巴颜喀拉山脚下,高寒缺氧,水温不到70度就沸腾了,如果不用压力锅,米饭煮再久也是半生不熟的。那年冬天,我参加县委工作队去边远的牧村传达关于“批林批孔”的文件,牧村的海拔更高了,被当地牧民称为抖牛坝,意思是说牦牛都会冷得发抖。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活的牧民,从小就是在藏传佛教的熏陶中长大的,那年月虽然不能公开念经信佛,但他们还从未接触过儒家文化,也从未听说过“孔老二”,再加上县区乡三级干部的翻译能力都有限,所以批判中常常会闹出一些笑话。有的生产队干部甚至将“复礼”直译成了“狐狸”。

不过,在与牧民们的接触之中,让我感受到了他们的质朴、可爱和顽强,在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中,他们要想发展畜牧业生产,真是困难重重,生态环境非常脆弱,自然灾害随时都将发生。所以牧民们与自然灾害作斗争的那些故事,却让我感慨不已。

回到县城后,收到了上面的文件,说要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三十周年,要求各地都要上报形式多样的文艺作品。一天,县委宣传部张部长,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希望我能写一篇小说,我说只能试试,因为我还从来没有写过小说。

创作中,我感到很为难,因为我看到的牧民批孔的场面是根本无法写进小说中的,但想到牧民与自然灾害作斗争的场面,却让我有了创作的冲动。

小说写完后,我请张部长审阅,他看后很高兴,又请县委的领导审阅,都说可以上报了,还让我用复写纸复写了三份。我的任务完成了,也没去想上面会拿来做什么。因为当时除了《解放军文艺》外,全国还没有一家文学刊物复刊,全国的各地的报纸也没有文艺副刊。我记得当时张部长在加盖公章寄稿的时候,对我说县委的意见是,稿子上的署名就写“中共色达县委创作组”吧。我没有计较什么,因为当时报纸上的文章,大都是以什么“写作组”名字发表的。

没过多久,我的这篇小说在《四川日报》文艺副刊发表了,这也是文革以来《四川日报》刚开始恢复的文艺副刊了。以后,《中国青年报》约我写“我的处女作”时,我曾以《那个流泪的早晨》为题写过这篇小说的创作过程,我在文中曾说:“感情并不是文学,但文学必须要有感情”。

今天读来,我仍觉得这篇作品原本不属于文学,不过当时我在创作中就已深感到我所喜欢的文学,其实很像草原上背上压着鞍子的牦牛和马,作家更像是赶着牛群或马帮的驮脚汉。这一路走来,会是非常艰辛和劳累的。

 

 
【文学驮脚汉】 不忘与文学的初恋 - 雪融斋 - 意西泽仁的博客
 
 
 
【文学驮脚汉】 不忘与文学的初恋 - 雪融斋 - 意西泽仁的博客
 
 
 
【文学驮脚汉】 不忘与文学的初恋 - 雪融斋 - 意西泽仁的博客
 
 
 
【文学驮脚汉】 不忘与文学的初恋 - 雪融斋 - 意西泽仁的博客


博友雅作

【原创】【随笔】读意西泽仁先生《不忘与文学的初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意西泽仁恋文学,耿耿不释四十年。

深入生活蕴含厚,创作小说尤其先。

脍炙人口国人爱,译成洋文四海翩。

民族根基扎得牢,服务华夏持初恋。


【原创】【随笔】读意西泽仁先生《不忘与文学的初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拜读梅老师读意西泽仁先生的【不忘与文学的初恋】有感一联:

《草原的早晨》,如逢春来播种,

 川水绕沃地    ,喜见雪映红梅!

  评论这张
 
阅读(630)| 评论(1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