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文学芳草地 心情伊甸园

 
 
 

日志

 
 

【原创】【民国往事】“笔”落黄泉地——陈布雷公馆  

2013-02-17 22:16:25|  分类: 随笔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民国往事】“笔”落黄泉地——陈布雷公馆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民国往事】“笔”落黄泉地——陈布雷公馆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今天南京的江苏路15号,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为湖南路508号。抗战胜利,1946324日,陈布雷携眷随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因为原来颐和路6号的房子已被占用,在南京市市长马超俊的帮助下,租用了湖南路508号作为公馆。与当年一些党政军要员的公馆相比,这座公馆显得简朴得多,宅院的面积不算大,一座二层楼的洋房中西合璧,灵巧精细,典雅庄重,但并无奢华之感。经过最近的维修出新,一幢原汁原味、风味独特的民国建筑再现了当年的真容。

以《“笔”落黄泉地》作为本文的题目,是我思索许久,斟酌再三的结果。纵观陈布雷的一生,他是一支如椽的大笔。这支大笔正是在此公馆里走完了人生最后的路。

陈布雷18901115日出生在浙江省慈溪县(现属浙江省余姚市)一书香门第之家,原名训恩,字彦及,号畏垒,笔名布雷。在1927年前,他是一名反对封建帝制的热血青年,因在上海办《天铎报》、《商报》时撰文反对封建帝制和北洋军阀,支持辛亥革命,以出众的才华,在报界享有盛誉。

陈布雷死后,曾任《中央日报》首任社长、香港《星岛日报》总主笔程沧波对其有过这样的评论:由新闻记者而后从政“可以说不是他的始愿”,“志在言论报国而不是完全投入政治”是他的志趣所在,1927年后,陈布雷是在被蒋介石征召下才离开了当时中国的言论界,得到蒋的赏识,跟随蒋介石在侍从室作幕僚长,后任中央政治会议副秘书长,直至秘书长、总统府国策顾问等职。在八年抗战期间为蒋介石撰写了大量文稿,以笔做枪,挥洒了自己一腔爱国热血。如1937719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的《最后关头》一文,慷慨陈词:“如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1938年蒋介石发表了《抗战周年纪念告全国军民书》。这些激扬民族志气的不朽文章,全都出自陈布雷的如椽之笔,对于动员全国人民抗战起了极大的鼓舞作用。为此,陈布雷被称为国民党的“领袖文胆”和“总裁智囊”、国民党“第一支笔”。

就是这样一支大笔,在今天江苏路15号宅院里留下了他人生最后的足迹。后人的怀念文章中多有对陈先生生活节俭、拒不收礼往事的追述。而在《陈布雷日记》里则留下许多修身养性的“自省“、”箴言”。 19471月日记中有“治心之要”九条,还摘录了托尔斯泰语录四条,如“一个人为他人而生活,才可以永远幸福”等等,作为座右铭以自励。观其一生,陈布雷在个人道德、操守、人格上一直保持“淡泊”、“清廉”,对工作日夜操劳,兢兢业业;对朋友,对兄弟,对家庭堪称模范。他的才华和品格值得人们同情和敬佩。

1947年底的陈布雷公馆与中国的时局一样风起云涌,极不平静。他在19471119日日记中写道:委座邀留午餐,告余以怜儿(即陈琏)之事。”12月25日记:“……盖当局察知彼系被人欺蒙而加入民主青年同盟,但历史甚浅,亦无活动,故准由余领出管教(惟不准其在外活动)这里讲的是他的女儿陈琏和女婿袁永熙的事。陈布雷并不知道他的女儿陈琏和女婿袁永熙都是中共地下党员。 1947924,刚刚度过蜜月的陈琏、袁永熙在北平被捕。北平的特务用飞机把他们押送到南京,关在国防部保密局,听候发落。被国民党军统特务逮捕后,面临威逼利诱,陈琏、袁永熙机智应对,使军统特务一无所获。陈琏、袁永熙掩护了同志,保全了组织,自己的中共地下党员身份也没有暴露。在一次宴请北京大学校长胡适之后,蒋介石告诉陈布雷:“你女儿女婿的案子,我已派人查过,不是共产党,是‘民青’(民主青年联盟成员),你可以把他们领回去,要严加管教。”19481月底,陈琏先出狱,来到陈布雷官邸稍事休息后,由舅父陪同,回到浙江慈溪老家。数月之后袁永熙也被保释出狱。翁婿的第一次见面竟是女婿刚从监狱出来的时刻,多少有些尴尬。 袁永熙在陈公馆住了3天。陈布雷请来亲朋好友为他洗尘,嘱托女婿:“怜儿已经回慈溪老家了,你也到那边乡下去。我已是风烛残年,自顾不暇,怜儿就托付给你了。国家多难,好自为之。”半年以后,陈琏夫妇回到南京,陈琏到国立编译馆工作,袁永熙在中央信托局南京分局当科长。遵照地下党的安排,继续从事秘密的地下活动。

19481112,陈布雷电话召女婿到公馆长谈。陈布雷说:“永熙,政治这个东西不好弄,你和怜儿千万不要卷到这里面去。我搞了大半辈子政治,一生的错误就是从政而不懂政治,以致无法自拔,于今悔之晚矣!”今天再次品味陈布雷此番肺腑之言,无疑可以窥见其复杂、矛盾、忧郁、失望的内心。这支大笔已无力为即将倾倒的政权书写新篇。

        也就在这天的深夜,陈布雷服下大量的安眠药,气绝于次日凌晨,终年五十九岁。陈公馆成为“大笔”陨落黄泉之地,是命运的归宿?还是历史的必然?

        陈布雷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个很特殊的人物。蒋介石誉他为“当代完人”,国民党人对他交口称赞;中国共产党充分肯定他的爱国精神, 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他“爱国人士抗战胜利纪念勋章”。

                                                                                  2013.2.16——17

 
【原创】【民国往事】“笔”落黄泉地——陈布雷公馆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民国往事】“笔”落黄泉地——陈布雷公馆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民国往事】“笔”落黄泉地——陈布雷公馆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民国往事】“笔”落黄泉地——陈布雷公馆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民国往事】“笔”落黄泉地——陈布雷公馆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民国往事】“笔”落黄泉地——陈布雷公馆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民国往事】“笔”落黄泉地——陈布雷公馆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60)|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