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文学芳草地 心情伊甸园

 
 
 

日志

 
 

【原创】【散文】煤油灯趣事  

2014-01-25 20:32:2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煤油灯趣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散文】煤油灯趣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如今煤油灯已作为文物进了近代博物馆,或是民俗博物馆了,然而曾几何时它是农村夜晚的光明之源,千家万户的照明灯具。相对于三根灯草、一碟香油的小油灯,煤油灯则是一大进步。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到七十年代末,我在苏北农村中学任教,煤油灯陪伴着我度过了十五、六头年头,在我记忆深处,那如豆的光焰,依然跳跃在乡村那漆黑的夜晚,远逝的岁月也都深藏在那桔黄色的光影之中。

那时学校所有老师集中在一间大办公室里办公,两张办公桌合拼,两位教师面对面,每人一盏煤油灯。记得每天下午,学校工友老王必做的事是给灯座里加油,检查修剪灯芯,然后把所有的灯罩擦得铮亮。擦灯罩是很有技巧的,得先向沾满油污的玻璃罩里哈几口热气,然后用绵软的布或是纸伸进去擦,往往灯罩擦完了,老王的嘴边也多了好几道黑圈圈,那是把灯罩套在嘴上哈气留下的印迹,模样虽然滑稽,但足见老王做事的认真。

在夜色笼罩的校园里,一盏煤油灯并不明亮,可谓一灯如豆,而十几盏、二十几盏同时点亮,那就大不一样,偌大的办公室里顿时光亮一片。坐在煤油灯下备课、批改作业时间长了,仿佛一杯老酒下肚,脸上热哄哄的。一次我和对面的老师讨论一个问题,大家隔着桌子站起来,凑着灯光看书上的文字,谁知不一会儿便听到吱吱的声音,我们两位垂在前额的一束头发竟被煤油灯烤出一股毛质焦味。邻座一位家住本地的老教师提醒说,灯罩上方的热度可厉害了,眉毛胡子一烤就焦,苍蝇蚊子一烫就死,鸡蛋都能煮熟。

老教师顺口说的话让我给记住了,还请教了他如何用煤油灯烫蚊子。因为夏天农村的蚊子特别多,晚上就寝时预先放下的蚊帐里总会有几只蚊子,夫人每次要扫视一遍合掌去拍,光线昏暗,折腾好一会儿,还是有“漏网之鱼”。于是我按照那位老教师的指导,小心翼翼端着点燃的煤油灯钻进蚊帐,视觉效果顿时大不一样,白色的蚊帐上几只黑黝黝的蚊子原形毕露。我看准一只,屏住呼吸把煤油灯慢慢靠近,用灯罩上方对着蚊子迅疾一举,那只专事吸血的家伙顿时落进灯罩里,成为一具干尸。随着动作的熟练,一只只蚊虫落入法网,效果好极了,这让我很是兴奋。不过有一点很紧要,煤油灯端得要牢,出手的动作要稳,切切不可毛手毛脚,弄翻了煤油灯可不是好玩的。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教师的生活也是很清贫的,我和夫人在学校刚建立小家庭时,一日三顿均在学校食堂就餐,自己没有炉灶,没有炊具。一个周六的晚上,批完作业回到宿舍感到饥肠辘辘,家里只有10来个生鸡蛋,没什么可吃的点心。镇上的小店也早已打烊了。面对一盒子生鸡蛋,我们只能一声叹息,没法子弄熟了吃。寻思了一会儿,忽然看到光焰摇曳的煤油灯,怦然心动,不是还有熬熟的猪油吗?决定试一试能不能煎鸡蛋。于是用两摞书作为支架,将铝制饭盒搁在煤油灯的灯罩上方,没想到只一会儿功夫饭盒已很烫手。挑一勺猪油在饭盒里,待油化了以后磕一只鸡蛋往里一倒,居然兹兹啦啦直响。我把蛋黄戳破,将蛋翻个身,煎得像模像样,香气扑鼻。那一晚我和夫人边煎边吃,每人竟吃了四只荷包蛋,成为我们此后再也没有超越的最高纪录。如今想起来,那时的举止多少有点幼稚可笑。

        煤油灯早已离我远去,但伴随着如豆灯光的许多趣事却沉淀在记忆里。生活总能教会人许多原本不懂得的东西,生活的乐趣、人生的真谛往往也正是在无数个不经意的追寻之中。

 

 
                            【原创】【散文】煤油灯趣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博友雅作

【原创】【散文】煤油灯趣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一盏油灯迎风摇,

悠悠岁月志气豪。

当歌对酒人生几,

甜酸苦辣付一笑。

【原创】【散文】煤油灯趣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回忆前尘雅趣多,油灯如豆记蹉跎。
观之犹觉情无限,往事如烟逐逝波。
【原创】【散文】煤油灯趣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博物煤油故事灯,

                  巧为炉具与照明。

                  传承历史观现代,

                  尤对古灯赞美声!

【原创】【散文】煤油灯趣事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雪封山径冷摇窗,

                 偷得蔓菁半作粮。

                 一点青灯常入梦,

                 读书童子纺花娘。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