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文学芳草地 心情伊甸园

 
 
 

日志

 
 

【原创】【随笔】马年自述  

2014-01-05 22:00:4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随笔】马年自述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随笔】马年自述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时光如白驹过隙,日子过得真快。12 个生肖不断轮回 2014即将把人间送入又一个马年,掐指数来也是我出生后第六个本命年。曾经的小马驹如今已是一匹悠然于南山的老马,回溯以往,感慨良多。

1942年,正逢国难深重,山河破碎,兵荒马乱,民不聊生之际。父母亲随几个同乡“跑反”(老一辈人称躲避兵乱或匪患而逃往别处,为“跑反”。),从长江三角洲背井离乡、颠沛流离到了大西南的后方。在广东梅县,我这匹幼马崽呱呱坠落于一片苦难的土地上。在那个年头出生,可怜的是幼马崽,而最受难的却是母亲。好不容易熬到鬼子投降,抗战胜利后随父母回到南京定居,父亲却于解放前夕在贫病交加中去世。

1954年,我的第一个本命年。那时我已在养父母家中度过六个年头。受生父弥留之际嘱托,养父母把我领养,因为他们亲如手足,养父母自己又没有孩子,视我为亲生。在这个小康之家里,虽然说不上“水丰草肥”,但衣食无忧。我成为一匹不知忧愁,整天欢快的小马驹。此后,得以顺利完成学业,从苏南统配到苏北,走上教师的工作岗位,自认为是骏马一匹了。

1966 年,是我此生中最铭心刻骨的本命年,喜忧交织,福祸相依。那年是我在苏北一所农村中学任教的第四个年头。风华正茂的人生,始终怀揣志在千里的理想,全身心地投身教育事业,大有春风得意,四蹄生风的味道。在这里我与来自无锡的同校女教师相识、相知,1964年我们走进婚姻殿堂。很巧的是夫人也属马,比我小几个月。记得父母亲曾大加赞赏说:好啊,二马不离伴!1966马年伊始,儿子出生了,一家三口成为“三驾马车”。

然而正当我“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时,“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把我卷进厄运的漩涡。真是“福兮祸所伏”。1966年全县中学教师暑期集训之后,我便由“红人”一下变成“黑帮”,成为大批判对象,与校长、教导主任一道被贴上“三家村”的黑标签。莫须有的罪名,无限上纲上线的批判,简直就是“指马为鹿”,让我有口难辩。你要做奔驰的骏马吗?就把你送进“牛棚”。那时的感受可谓马失前蹄,深陷泥沼。然而让我欣慰的是,面对厄运夫人倒十分淡定,我是“马”,还是“鹿”,她当然一清二楚。对耳畔不时传来的鸦噪犬吠,付之一笑而已。危难之中见真情,夫人的不离不弃,关怀备至,足以让我感激一生。所幸我蒙冤的时间并不长,一切又昭然于天下,不过我远离混沌,成了“文革”中的逍遥之马。

我在第三个本命年——1978,遇到了人生一次重大转折,幸运而又纠结。在拨乱反正中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经县委常委会议讨论,调几位教师充实县中师资力量,重振泰兴中学高考红旗的雄风,我与夫人的名字均在其中。我这匹曾遭受文革之罪的“劣马”,竟然被“伯乐”相中,成了“宝马良驹”。显然这与七十年代初期,我被指名参加省《特级英雄杨根思》创作组执笔有关,可谓“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按说面临重任我会一跃而起,但这一回却有点踟蹰犹豫,十分纠结,心中反倒滋生出“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忧愁。 因为养父母都已年迈,身体每况愈下,我得考虑调回南京侍奉二老,以报养育之恩。所好的是进入县中以后,我再三向学校领导、县局领导坦陈所思,尽管他们言辞恳切,挽留再三,但最终理解同情。这样一年之后,1979年暑期得以调回南京。回想1961年我单枪匹马上苏北,18年后则是举家四口回江南,无限感慨如大江东流。

1990年,我的第四个本命年,祖国大地沐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一切都在巨变之中。这一年我已在南京市教育局中学教育处工作了11年。79年怀揣南京市教育局的调令报到,原本是到一所中学任教,谁知报到时情况有变,被告知留在局里了,当时有点发懵。吃校园里的草长壮的马,还是愿意到校园里与学生们在一起,然而此时已身不由己了。好在还是从事我热爱的教育工作。在第四个本命年里回望自己所担任的处长工作,自认为还是一匹勤勉负重、常思进取的马。走上仕途,教师的本色依然。这一年爱读刘贺的马诗二十三首,尤其是第四首:“此马非凡马,房星本是星。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倒不是欣赏这匹马为天上的星宿,非人间凡马,而是赞赏其骨骼铮铮,击之有声,并以此自勉。也许正因为如此,两年以后,我这匹凡马再次被九方皋相中,向伯乐推荐,又一次挪了窝,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迎来2002 ,我的第五个本命年时,我在市人大常委会已工作了整整10年。先后担任常委会副秘书长、研究室主任、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有人说“人大”应该比较清闲,其实大谬不然。也许真是一匹命中不得清闲的马,无论是副秘书长一摊,还是立法工作一摊,都是实打实的工作,经常忙得团团转,而且来不得半点懈怠与疏忽。用夫人调侃的话来说:天生的劳碌命。忙碌归忙碌,倒也心安自得,因为虽在官场,却绝无“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的非分之想,认认真真工作,清清白白做“马”,两袖清风,心安是福。所以到了第五个本命年,面临退居二线,继而退休之际,怡然轻松,问心无愧。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转眼间即将迎来2014,我的第六个本命年,进入退休后的第九个年头。七十二岁,此马老矣!老了就是老了,不服不行。虽然“尚思为国戍轮台”“ 铁马冰河入梦来”的豪情尚在,“伏枥常怀千里志,识途时起四蹄风”的雄心还有,但那毕竟是精气神的层面,从身体实际来说,已经无法承担重负,马放南山,颐养天年了。不过也不是饱食终日而无所用心,总想为万马奔腾的后生们做点什么,比如抒豪情以壮行色,论识途指点迷津,谈人生说点感悟等等,于是几年来断断续续写了一些文字。第一本散文集《那一束木香花》出版以后,就想出第二本。也算没有虚度时光。

值得一记的是,2014还是我和夫人的金婚之年。两匹老马结伴而行,走过了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虽然已不能千里驰骋,但马蹄声声慢慢走去,前程依然灿烂似锦。

 
【原创】【随笔】马年自述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随笔】马年自述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随笔】马年自述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博友雅作

【原创】【随笔】马年自述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美景梅园骏马乡,长途跋涉达康庒。

        风霜瑟缩随冬月,热浪搖风度夏凉。

        相国相如图大业,卖酒文君内贤強。

        古来老马知途径,不取长途有用场!

【原创】【随笔】马年自述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马蹄双双踏经年,风霜雨雪共相伴。

金风摇曳菊香满,老马更是醉夕阳。


【原创】【随笔】马年自述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祝熊兄健康长寿

南山骏马六轮回,岁月流光若旧醅。
无愧人生春不老,夕阳灿烂秀熊梅。

【原创】【随笔】马年自述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金蛇狂舞辞旧岁,
银马奔腾迎新春。
老马识途勤耕耘,
不用扬鞭自奋蹄。

  评论这张
 
阅读(708)| 评论(1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