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文学芳草地 心情伊甸园

 
 
 

日志

 
 

【原创】【散文】古诗词里忆童年  

2017-06-01 20:54:2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诗词里忆童年

                                                     文 /  熊梅生

 

童年早已不在,仿佛一只欢快的小鸟飞往岁月深处,只留下如梦似幻的云烟。可是走进古诗词浩瀚的海洋,却发现我们无限眷念追忆的童年,早就被定格在唐诗宋词的平平仄仄里,那么单纯、无邪、率真与可爱。

我的童年时光是在南京城里度过的,虽然都市没有牧童短笛、柴门茅舍的农家风情,但刚解放不久的南京,即使在闹市区,池塘、菜田、旷野也随处可见。春天来了,柳絮飞、菜花黄,“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那随着柳花起舞,向着黄蝶追逐的儿童,正是我们不知疲倦的身影。

江南三月,草长莺飞,“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那摇摇晃晃飞上蓝天的风筝,如拖着一条尾巴的瓦片,虽不怎么好看,但却是我们自己扎的。放风筝孩子多的时候可就热闹了,有的风筝扶摇直上,有的却螺旋式的倒栽葱。放飞成功的喜笑颜开,放不上去的则骂骂咧咧。正如孔尚任在《放风筝》中描绘的那样:结伴儿童裤褶红,手提线索骂天公。人人夸你春来早,欠我风筝五丈风

童年生性活泼,争强好胜,盘起一条腿相互“斗鸡”,捡几根草也能斗。“弄尘或斗草,尽日乐嬉嬉。”(唐·白居易《观儿戏》)“青枝满地花狼藉,知是儿孙斗草来.”(宋· 范成大《春日杂兴》)至今我还记得童年“斗草”的情景。那时街巷院落里有许多白杨树,我们斗的是白杨树叶柄。以叶柄相勾,相互交叉成""字状并各自用劲拉扯,以不断者为胜。一场争斗之后,留下的是一地断柄,满手叶汁。

   

童年的夏天总是与满耳的蝉声相伴。夏至一过,暑热渐生,走到哪里耳边都是“知了——知了——”的蝉鸣。暑假里寻知了、捉知了成为我们一群孩子其乐无穷的事儿。赤日炎炎之中大人们听到无休无止的蝉鸣,心烦意乱,很是讨厌;而孩子们觉得没有知了的夏天是寂寞的。我们能从叫声里分辨出两种知了,“知——了,知——了!”长鸣的是黑色的蝉。而个头小一点、灰黄色的“洋知了”,叫起来就像是“白屁——股,白屁——股!”。聆听蝉鸣,最终是要逮住它。正如清代诗人袁枚《所见》诗中所写:“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

 记得我们捉知了的方法是“粘”。抓一把面粉揉成面团,在一盆淘米水里反复拉抻搓揉,那叫洗面筋。洗到一定程度,就成了粘性十足的面筋。把面筋粘在长长的竹竿顶端。发现树上的知了时,悄悄举起竹竿,屏住呼吸,准确一碰,马上搞定。知了被牢牢粘住,翅膀还在乱扑腾。

萧萧梧叶送寒声,江上秋风动客情知有儿童挑促织,夜深篱落一灯明”(·叶绍翁 夜书所见)比起粘知了,我们男孩子更爱捉蟋蟀、斗蟋蟀,感觉好有刺激!“瞿瞿瞿瞿……”夏末秋初的晚上墙角、草丛、瓦砾堆里蟋蟀的鸣叫,简直就是天籁之音,挡不住的诱惑。我们几个男孩会带上手电筒以及自制的铁通条、纱罩、竹筒,在夜幕中像敌后武工队神秘兮兮地出发了。筷子一般粗的通条用来捅墙洞砖缝,也可以防蜈蚣白足一类的虫子。用废窗纱做成的圆锥形罩子,是专门罩蟋蟀用的。如果用手去捉,很容易使蟋蟀受伤。几截竹筒是用来放蟋蟀的。

夜色里我们循着蟋蟀的鸣叫声,沿墙脚踏着瓦砾和石块前行,因为这里的蟋蟀比草丛菜地的骁勇善战。只要侧耳一听,我和小伙伴就能分辨出,蟋蟀的优劣。如果叫声清脆洪亮带有金属声,那准是体壮油亮、口齿坚利的猛将。我们一定会小心翼翼循声而去,捉住它,冠之于“红袍大将军”或是“大元帅”,希望它明天能打遍街巷无敌手。

那时被大自然拥抱着的童年是绿色的,也是纯真无邪的。“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李白的诗句牵出我一段远逝的记忆。记得童年时我家的西北角有一大片被篱笆围住的菜园子,篱笆上爬满了牵牛花。只要我们一到,寂静的园子里顿时喧闹起来,牵牛花却也跟着遭殃。女孩子们小心地摘下花往头上插,而男孩子则扯断蔓枝,绕成花环朝脑袋上套。记得有一次,大家玩腻了,不知谁出了个主意,叫一个嗓门特大的男孩当“新郎”,让一个很秀气的女孩扮“新娘”。两个力气大一点的男孩双手一搭变成“花轿”,“新娘”坐了上去。我们几个“小不点”跟在后面,一路走一路唱:“牵牛花,像喇叭,娶个新娘抬回家,嗒的嗒,嗒的嗒……。”多么淳朴的童男童女,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在古诗词里忆童年,令人忍俊不禁,兴味悠然,朴素而温馨,宁静而淡远。细想起来,人的一生随着年岁的增长,得到的越来越多,知识能力、地位声望、权力财富……;然而失去的也越来越多,失去了活泼的童趣、无邪的童心、纯朴的童真。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我们真该在古诗词里寻觅人之初的稚子童趣,找回纯朴无邪的童心,重温善良质朴的童真,让心灵返璞归真。

 
                    【原创】层次【散文】古诗词里忆童年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层次【散文】古诗词里忆童年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