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文学芳草地 心情伊甸园

 
 
 

日志

 
 

【转载】宣中有个熊先生  

2017-09-19 20:17:31|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将近五十年过去,一位学生对当年的老师还铭记于心,并用质朴无华却情真意切的文字,回忆了《宣中有位熊先生》,很让我感动。这无疑是对老师的最高奖赏,也是教师职业的荣光所在。由衷感谢作者徐正明,感谢一直惦念着当年老师的同学们!

 

宣中有个熊先生

                        徐正明 /

 

      宣中是我的母校,全称宣堡中学,位于苏中泰兴一个叫宣堡的农村小集镇上。小镇有六百多年历史,二三百户人家,一条东西走向的港河穿街而过,河上有一座木桥连接南北。别看镇子不大,它可是在解放战争初期,粟裕指挥的苏中七战七捷的首战告捷之地。

        熊先生是我的老师熊梅生,在宣中教语文课。他是省会南京人,19岁毕业于江苏教育学院。1962年暑假开学前,已当了一年教师的他,调到我们学校任教。

       在我们老家,都称老师为先生。先生一词是个尊称,只有治病救人的医生,和教书育人的老师,才配享受这个称呼。不像现在,只要是个结了婚的男人,都可以被老婆称为我家先生的。那个年代,无论是平头百姓,还是大小干部,见了先生都很客气,满面笑容地点头打招呼。

      宣中当时有十七八个教师,但大多是泰兴本地的,其中又以家在宣堡镇周边的居多。所以,来自省会南京的熊先生,在小镇特别引人关注。加上他年方二十,中等身材,风华正茂,文质彬彬,带一副近视眼镜,一派学生模样,却早已当上了令人尊敬的先生,就更令小镇居民叹服。他很快就成了新闻人物,在小镇上传开了:中学里新来了个熊先生,南京人。

        后来,小镇又流传出熊先生以为花生是树上长的笑话,那就是好事者的添油加醋了。其实仔细一想就明白,在初中一年级的语文课本里,就有许地山的《落花生》一文,当语文老师的熊先生,怎么可能不知道花生是长在地里的呢!不过这个笑话也有另外一个作用,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宣中有个熊先生。

        我是从乡下考进宣中读初一时,才知道熊先生的。那时他在宣中任教已有两个学年,在教学上崭露头角,担任初二(3)班的班主任,并兼任学校的共青团总支书记。在学生们心目中,熊老师有学问,有才气,语文课讲的好。我这个新生接触不到他,只能远眺,远而敬之,偶尔见到他,尊敬地喊一声熊先生而已。好在我们村有刘建明等三位学兄在熊老师班上,他们经常会在放学路上谈起熊老师,对他总是津津乐道,钦佩之情溢于言表,使我从侧面增进了对熊老师的了解和尊敬。这三位学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熊老师的铁杆粉丝 

       真正开始与熊老师近距离接触, 是我上初二以后。初二的上学期,我入团了,并担任年级团支部书记,熊老师成了我的顶头上司,接触的机会就多了起来。他定期开展团日活动,召开团的干部会议,组织我们学习,让我能直接得到他的教育,领略他的风采。

        一直听说熊老师语文课讲得好,但我并没有亲身体验,直到高中时,他代了我们班一段时间的语文课,方知此言不虚。我文词笨拙,难以尽述,还是先引用学姐徐庆云的一段话:熊老师上语文课有声有色,趣味生动,那抑扬顿挫的语调时而铿锵有力,时而绵绵不断,一字一句点拨着同学们的心弦。我对此颇有同感。听熊老师讲课是一种视觉听觉的享受,他的嗓音极富磁性,语调节奏感强,时而低婉,时而激越,很有穿透力,特别能抓人。我们被他所吸引,思绪随着他的音调高低而起伏,不知不觉中下课的铃声就响了,听他的课,绝对不会有人打瞌睡。还有他那漂亮的板书,刚劲有力的字体,更让模仿他的学生着迷。我至今记得有个叫陈庆旺的同学,模仿熊老师的字体维妙维肖,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熊老师属于那种多才多艺的人,他不仅语文课教得好,而且做其它工作也有招数。就连文艺演出,学校也让他负责。他指导学生排练节目,演出时还亲自拉手风琴伴奏。学校的黑板报,熊老师是主编。别看就两块黑板,由于熊老师用心编排,精心组稿,办得很吸引人。每次新的一期出来,同学们都争相阅读,先睹为快。学生中谁要是能在校黑板报上登篇稿子,就像作文获了奖一样高兴。

        到我的高中阶段,熊老师先是带着我和几个同学办黑板报,后来干脆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几个。我记得参预办黑板报的有高二(1)班的刘荣太、陈庆旺、朱运萍,我们班的宋万平、王金淼,高一的徐小章,还有其他同学,我就记不清了。尽管我们很努力,自我感觉还是没有熊老师办的好。记得中共九大召开的消息广播出来的那天晚上,镇上和学校搞庆祝活动,小镇几乎一夜未眠。我们出了一期以此为主题的黑板报,其中有一篇文章题目应该是《一个不眠之夜》,不知是原稿就写错了,还是抄写者笔误,在黑板上呈现的却是《一个不明之夜》。要是熊老师办黑板报,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低级错误的。一字之差,谬以千里。在那个动辄得咎的年月,这可是个政治问题。有一天正好在黑板报前巧遇熊老师,他悄悄给我指出字错了。这是一个明显的错字,能发现出错的当不止熊老师,但肯提醒我的,也就他一个人,爱护之心,至今难忘。好在那时母校风气好,也没生出什么事端。不过我此后每每想起,仍旧心有余悸。

        熊老师最让同学们崇拜的还不是这些,而是他的一手好文章。早在1966年四五月间,熊老师就在《新华日报》的文艺副刋上发表过文章,在学生中引起轰动。那篇文章是熊老师把自己关在学校的图书室里写成的,我见过他的改定稿,心里非常佩服他。随着他写的文章越来越多,会写文章的名气也越来越大。1973年秋天,熊老师被抽调到江苏省出版社特级英雄杨根思写作组。他去20军挖掘英雄事迹素材时,我正好在杨根思生前所在的红军团搞新闻报道,在团部与熊老师久别重逢,非常高兴。此后成书的《特级英雄杨根思》,就是他执笔写就的。后来他成了南京市作家协会会员,发表诗歌、小说、散文、儿童文学及有关论著达两百多万字。

       熊老师在宣中执教16个年头,1978年和夫人洪元廉老师一起调进省立泰兴中学。他是凭着肚子里的学问和手中的一支笔,走出宣中的,一年后又走出泰中,走出泰兴,走进了南京市政府机关。他先任职在市教育局中教处,后又调到市人大,退休时是市人大副秘书长、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宣中的三尺讲台,既是熊老师奉献青春的地方,又是他施展才华的平台,也是他扬帆远航的起点。他在宣中收获了白头偕老的爱情,拥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儲存了蓄势待发的能量。这里不仅有他的一群学生,而且也有诗和远方。

        今年四月中旬,我收到熊老师委托同学史庆脉带给我的新著《陌上花开》,这是他的第三本散文集,扉页上有他的亲笔签名。书中乡村岁月专辑的15篇文章,都是写的宣堡和宣中,我当天就看完了,并写下了这段话:我在家乡长到19岁当兵入伍,对家乡印象最深的是穷、饿、苦。但先生笔下的宣堡宣中,地是那么的美,人是那么的好。可见美无处不在,关键在于要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先生有这样的一双慧眼,所以他笔下流淌出来的文字才如此的美。拜读先生的文章,我更加深了对妙笔生花这个成语的理解,也更加热爱我的故乡母校。我将这段话发到微信朋友圈,当作自己的读书心得。相信随着《陌上花开》这本书的传播,将有更多的人知道宣堡,知道宣中。

        我从宣中毕业已47年。从外地调回老家工作后,经常在朋友聚会时,有朋友知道我在宣中读过书,就会问我:你上宣中时,熊先生在不在?熊先生当过你的班主任吗?熊先生教过你的语文课吗?你写文章是跟熊先生学的吗?回答诸如此类问题的次数多了,我也深切地感受到,尽管四十多年过去了,仍然有不少人记得宣中有个熊先生。

 

                                2017.07.31.

 作者近照:

【转载】宣中有个熊先生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徐正明 原新华社武汉军区分社记者、20集团军秘书处处长。退休前任镇江军分区副政委。)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